• <dd id="sg0yy"></dd>
    <menu id="sg0yy"><nav id="sg0yy"></nav></menu>
    <menu id="sg0yy"></menu>
    <nav id="sg0yy"><strong id="sg0yy"></strong></nav> <menu id="sg0yy"><strong id="sg0yy"></strong></menu>
  • 第六百八十六章 洞房花燭

    邪道修靈 686 作者喝咖啡的妖精 全文字數 2403字

    “是嗎?”蕭魔玩味一笑,當即伸手攬住了龍靈頭顱,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嘴唇。由于事出忽然,故而龍靈也被嚇了一跳,當即掙扎了起來。察覺到她的反抗,蕭魔也松開了她,不耐煩的道:“怎么,難道親親都不行嗎?” “不是,我……”見蕭魔臉色陰冷,龍靈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不久之前她才嘲諷過眼前男子,又如何能在這么短暫的時間內接受現實呢?況且,蕭魔吻的非常忽然,故而龍靈也就沒有反應過來。只是,見蕭魔那般不悅,龍靈又哪里敢解釋呢?畢竟,她可不想給蕭魔留下壞印象。因為,比起她這個小姐來,天龍宗更需要蕭魔這位年輕強者。 于是,龍靈咬了咬牙,這才重新看著蕭魔頗為無奈的道:“好歹我也是初吻,你就不能醞釀一下,溫柔一些嗎?” 聞言蕭魔也不禁笑了起來,的確,若從心理準備上來說,龍靈的確是一個沒有經驗的少女,也因此,他也能理解她剛才的作為。畢竟,指望她忽然就全神投入到與男子的擁吻中,那也不太現實。畢竟,他們兩個并沒有感情基礎。 當然,蕭魔要的就是沒有感情基礎。他不想像過去的蕭笑一樣,因為那樣做實在是太累了。所以,他既然機緣巧合之下遇到了龍靈這樣的美人,自然就不會放過。 畢竟,比起曾經的蕭笑來,蕭魔更看重享受。 “都親了幾次了,還初吻呢?”蕭魔玩味的笑著,欣賞著眼前這位美人的窘態。 “我不管,就是初吻。所以,你不能怪我,誰讓你自己那么忽然。如果你真的想親,不要在外面。”龍靈環視四方,雖說此刻身旁沒有外人,但他們的確是在院落之中。也因此,龍靈心里潛意識的有些害怕。于是,她便輕聲訴道:“如果你真的想親,那就跟我回房。只是,你不能太過分。因為,第一次還是要留到新婚之夜的……” “當然。”蕭魔壞笑一聲,旋即便將龍靈抱了起來,看著害羞的她這才玩味地道:“關于天龍宗的記憶傳給我,這樣我以后就不會迷路了。” “好。”看著那火熱的目光,龍靈連忙閉上了眼瞳,旋即輕聲應道。 對于融靈強者來說,因為靈體的原因,故而他們可以共享記憶。也就是說,在對方愿意的情況下,是可以將自己想傳達的記憶都輸送給對方的。比起凡人的交流與解釋,融靈強者的記憶共享自然更為簡單,方便。 當然,蕭魔也可以強制性的查看龍靈所有記憶,但這美人現在好歹是他的人,總不能那么粗魯吧? 當解析了龍靈傳給自己的記憶之后,蕭魔也已然洞悉了這天龍宗之內的秘密。當然,也包括了龍靈的閨房所處位置。 于是,他當即抱著龍靈掠空而起,向著那里急速飛去。 一刻鐘之后,龍靈閨房之內,蕭魔已經將她按在床榻之上,親吻著她的紅唇、脖頸。手掌也不老實的摸索著,看著龍靈此刻這般模樣,再想起先前她驕傲的模樣,蕭魔也不禁湊近了她的耳畔玩味的道:“是誰說我只能盯著你的臉幻想的?現在,你不就是老老實實的躺在床上任我采摘么?恩?” “還說,你這色狼,恐怕你來到這天龍宗,就是在打我的主意吧?好色的家伙,如果你敢欺負我,我就……”龍靈咬著紅唇,也不知該如何威脅蕭魔。
    畢竟,她可不能任性的對待這場婚姻。 因為,她的婚嫁,為的就是拉攏強者。換言之,她便等于是一樣貨物,拉攏蕭魔的貨物。 “放心,有了你,誰還三心二意?畢竟,像你這樣漂亮的女人,這世間又有幾個?”蕭魔壞笑道。 “所以,如果有比我更漂亮的女人,你就會拋棄我了?”龍靈下意識的回道,她畢竟是個女子,雖說她的婚嫁便是一場交易,但也不代表她就不在乎自己在對方心里的重要性。畢竟,也沒女人想要單純的被對方當做泄欲工具來用。 “這個,就看你自己的表現了。如果你表現的好,那我怎么會拋棄你呢?畢竟,我可不是那混蛋,喜歡三心二意。相比之下,我蕭魔還是很專一的。” “花心?你在說誰啊?”倒也難怪龍靈好奇,畢竟她可不清楚蕭魔的過去。而且,不難看出,對方并沒有與她共享記憶的想法。也因此,龍靈心中也不禁有些吃味。畢竟,她還是渴望與蕭魔共享記憶,夫妻二人毫無秘密的。事到如今,龍靈自然也認了命,知道自己要嫁給蕭魔。只是,她也想讓自己的婚姻美滿一些。也是因此,她今刻才會開始順從蕭魔。 “說誰?某個廢物罷了。”蕭魔松開龍靈,起身來到了桌前,于木椅上落座,旋即摸出酒壺喝了起來。這一刻,龍靈清楚的從蕭魔的面龐上看到了憤恨。 只是,她卻不知道是為何。因為,她不了解他。 時間,終于來到了三日之后。 由于天龍宗弟子選舉仍在繼續,故而龍云飛等人便沒有大張旗鼓的操辦婚宴。雖說如此,身著紅杉的蕭魔還是牽著龍靈小手到眾人眼前走了一圈的。為的,就是宣揚他們二人的關系,還有蕭魔已經正式加入天龍宗的事實。 夜晚,看著那點綴上喜慶紅妝的小屋,蕭魔再度抱著龍靈走了進去,然后將她放在了床上。 今夜,是他們的洞房花燭夜。 “是時候了,現在你應該有心理準備了吧?”蕭魔玩味的笑著,徐徐的褪著自己衣衫。 “恩。”龍靈點了點頭,爾后,她便看著那赤身的蕭魔一件件的褪去了她的衣衫,愛撫著她的身體。終于,伴隨著輕聲痛吟,他們合為了一體。隨著床紗散落,蕭魔也開始享受著這位龍門域第一美人的溫軟滋味。 溫床之上,龍靈最終還是成了被他征服的對象。看著美人紅唇輕啟,鼻翼抽搐間發出輕聲顫音,蕭魔也愈加的樂此不疲…… 翌日清晨,蕭魔方才盡興,也不調息,就那樣舒暢的睡了過去。 牙床之上,龍靈扭頭看著身旁男子,心中卻很不是滋味。 因為,她對他一無所知。她能看到的,唯有那他眸子里偶爾彌露的憤恨,還有他征服自己時的狂熱。除此之外,她什么都感覺不到。明明他們已經成了夫妻,自己明明已經成了他的女人,可龍靈心中還是感到了空虛。那一無所知的感覺,令得她很是惆悵。難道婚姻本就是這樣的嗎?聽著身旁男人強而有力的呼吸,察覺到自己雙腿間的撕裂、疼痛。龍靈迷茫了……
    隱藏
    万人炸金花万人炸金花平台万人炸金花主页万人炸金花网站万人炸金花官网万人炸金花娱乐万人炸金花开户万人炸金花注册万人炸金花是真的吗万人炸金花登入万人炸金花快三万人炸金花时时彩万人炸金花手机app下载万人炸金花开奖 黄冈 | 舟山 | 保亭 | 宜都 | 琼中 | 葫芦岛 | 莱州 | 江西南昌 | 黄山 | 高雄 | 商丘 | 汝州 | 海西 | 日土 | 河池 | 蓬莱 | 宜都 | 南京 | 湖北武汉 | 达州 | 清远 | 六安 | 那曲 | 北海 | 黄石 | 海安 | 秦皇岛 | 图木舒克 | 晋江 | 清徐 | 黄山 | 白城 | 永州 | 贺州 | 石狮 | 青州 | 兴安盟 | 仁寿 | 台湾台湾 | 巢湖 | 揭阳 | 恩施 | 亳州 | 玉环 | 清远 | 定西 | 蓬莱 | 三亚 | 吉林 | 盐城 | 灌云 | 金坛 | 大连 | 潍坊 | 贵州贵阳 | 邹平 | 鹤岗 | 威海 | 阜新 | 苍南 | 伊春 | 乌海 | 阜新 | 海南 | 宁波 | 深圳 | 山西太原 | 日喀则 | 西藏拉萨 | 德清 | 广安 | 滕州 | 玉溪 | 营口 | 安阳 | 新乡 | 雄安新区 | 遂宁 | 周口 | 偃师 | 库尔勒 | 玉树 | 博尔塔拉 | 新乡 | 日喀则 | 新泰 | 基隆 | 广汉 | 库尔勒 | 滁州 | 昆山 | 雅安 | 固原 | 宜都 | 鹤壁 | 鞍山 | 正定 | 泗阳 | 鹤岗 | 郴州 | 长兴 | 锦州 | 黑河 | 日土 | 鹤岗 | 南安 | 新泰 | 寿光 | 乐平 | 怒江 | 桓台 | 遂宁 | 莱芜 | 安阳 | 和田 | 北海 | 赣州 | 滁州 | 阜新 | 泰州 | 晋城 | 克孜勒苏 | 大兴安岭 | 阿里 | 宿州 | 钦州 | 湖州 | 衢州 | 佳木斯 | 双鸭山 | 南通 | 三明 | 防城港 | 安徽合肥 | 襄阳 | 自贡 | 泰兴 | 三亚 | 阜新 | 丽江 | 泉州 | 任丘 | 玉林 | 琼海 | 巴彦淖尔市 | 德州 | 深圳 | 德宏 | 海南 | 广西南宁 | 玉林 | 兴化 | 萍乡 | 安阳 | 韶关 | 渭南 | 乌海 | 遂宁 | 贵州贵阳 | 桓台 | 汝州 | 建湖 | 固原 | 安阳 | 钦州 | 江苏苏州 | 潍坊 | 石狮 | 安顺 | 孝感 | 襄阳 | 靖江 | 淮北 | 晋江 | 西藏拉萨 | 台湾台湾 | 绍兴 | 正定 | 潮州 | 宝应县 | 湘西 | 肇庆 | 瓦房店 | 阿克苏 | 库尔勒 | 大连 | 昭通 | 许昌 | 西双版纳 | 汉中 | 惠东 | 滨州 | 承德 | 正定 | 安岳 | 遵义 | 怒江 | 邯郸 | 枣庄 | 龙口 | 临猗 | 江苏苏州 | 昌都 | 蓬莱 | 柳州 | 百色 | 项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