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sg0yy"></dd>
    <menu id="sg0yy"><nav id="sg0yy"></nav></menu>
    <menu id="sg0yy"></menu>
    <nav id="sg0yy"><strong id="sg0yy"></strong></nav> <menu id="sg0yy"><strong id="sg0yy"></strong></menu>
  • 第九百四十五章 上蒼云山

    武俠之神級捕快 945 作者紫衣居士 全文字數 2312字

    蒼云山莊位于雍城外四十五里的蒼云山上,依山而建,占據整個半山腰,有聯排屋宅一百三十個,成規模樓閣三十六座,論起氣派宏偉,不輸給雍州神捕門總舵,更不要說大江盟那寒酸簡陋的水寨。 山莊莊主沈震軒,出身神秘,在五年前的天地靈機大變時代陡然出現,武功深不可測,一出手就降伏武林中二十七名超一流高手為門下驅使,疑似先天大成境界,雖名聲不顯,但也少有人敢于招惹。 后來有本土先天高手出手試探,結果被一招秒殺,甚至看不出其出手來路,更增添了其威勢與神秘,有人猜測,沈震軒不是先天頂尖,就是天人。 再到兩年前,還沒被水無痕趕走的六陰上人勢力與日俱增,野心膨脹,找了個借口上蒼云山,想要吞并蒼云山莊的勢力。 結果那日轟雷陣陣,大地巨響,大戰一場后,原本意氣風發的六陰上人跌破人眼鏡的被沈震軒擊敗,就此點背,開始走下坡路。 那時,雍州內各大小勢力才知道,原來沈震軒早已經是天人境界,且戰力超絕,更勝六陰上人一籌,由此名望大增,成為不少人心中投奔的目標。 蒼云山莊的勢力,也由此漸漸壯大,招收武林中黑白兩道高手,聚集大批人馬,打的是維護武林正義的旗幟,著實有一番威風霸氣。 當然,這些都是表面上的情報,而實際上,沈震軒是魔門天人高手沈傲化身而成,在擊殺雍州神捕門紫衣總捕之后,逗留城外,落地生根,目的叵測。 ,細碎的石子鋪陳出的一條山間小道上,一個背負長刀的高大身影邁步前行,腳下每踏出一步,仿佛瞬移一般跨越十數丈距離,輕功造詣驚世駭俗。 “李嘯林在謀害總捕之后,并未抽身而出,而是就著這個機會隱姓埋名,改頭換面,以蒼云山莊大管家的身份留在這里。 如果不是神捕門的暗網消息無孔不入,柴峻又死抓不放,恐怕還真的讓他躲了過去。” 虎死威猶在,何況神捕門還沒破敗,過往積累的強大信息網絡,依舊是天下排的上號的,查出李嘯林的所在并不稀奇。 只是柴峻也好,雍州神捕門也好,面對沈震軒這樣的天人高手,實在底氣不足,因此將誅殺叛逆的事情拖到現在,最后交給項央處理。 不是沒想過暗殺,而是李嘯林本身就是先天絕頂的高手,不能做到一招制敵,給他反應過來的時間,面臨的可能就是蒼云山莊數不清高手的圍攻。 在項央臨行前,柴峻也跟他商議過,最好,最穩妥的方法就是摸清李嘯林生活習性,而后潛入山莊,一擊即中,隨即遠遁,猶如刺客殺人,不給沈傲反擊的機會。 不過項央倒是有點異樣的想法,自己晉升天人了,刀魂成就,刀體初成,也算是進步匪淺,要是不找一塊磨刀石稱量一番,實在有點可惜。 因此,他在心里就把沈傲當成那塊磨刀石,最不濟他寡不敵眾,抽身而去還是沒問題的。 “來人止步,這里是蒼云山莊,閑雜人等不得擅入。” 上山的碎石路盡頭,是修建的整整齊齊的石階,一層一層往上,一眼望不到頭,猶如天梯入云。
    而石階的起始處兩邊,各站著一個手持長劍,內功修為不錯的年輕高手警戒。 項央知道,這是蒼云山莊的守山人,由沈傲定下規矩,不但是輪休制,而且人手普遍要求真氣外放以上修為,真氣大成修為以下。 這兩人的底細項央也是一眼看透,一個練的是飛云十三式劍法,氣息縹緲,一人練的是滾石劍法,勢如磐石,都是比較上乘的劍道武學,他也通曉一二。 面對兩人的阻攔,項央微微一笑,雙眼一瞪,就有一股實質一般的波動仿佛風暴海嘯從雙眸中擴散開來,瞬間掃射到兩個年輕人的腦中。 一時間,兩人只覺手足僵硬,發麻發顫,耳邊鳴音陣陣,眼冒金星,大腦更是一片空白,仿佛被車撞過一般,絲毫也提不起氣力。 更可怕的是,他們眼中的青年恍然之間已經變得無比的高大,仿佛身高萬丈,拔山踏海的巨人,而他們,不過是巨人腳下兩只微不足道的螞蟻。 “你用的是什么妖術?” 位于項央右側的年輕人練就滾石劍法,意志堅定,精神韌性極強。 在遭受到目擊之術后,踉蹌著身體扶著冰涼的石巖,咬著牙悶哼一聲道。 瞪了他們一眼就有這樣大的威力,要是打起來,他們還不是任人宰割。 這兩人年歲都不大,有望在二十五歲之前晉升后天大成境界,因此平日外謙內傲,自問不是頂尖天才,但也非泛泛庸碌之輩。 不過眼下卻是深受打擊,因為他們連看起來年齡相仿的年輕人一個眼神都承受不住,還有什么驕傲和自負的資本? 這又是何等莫測的武功,何等高深的境界,先天,還是天人? 項央嘴角依舊淺笑,不曾回答,只是無視兩人,自顧自的踏上臺階。 他的武功殺這兩人不比碾死一只螞蟻困難多少,要不是他手下留情,這兩人直接被他的精神力量震死也是簡簡單單。 刀魂之境,將元神淬煉成刀神,除了保留過往所修三門元神武學的特性,更多了一股鋒芒凝聚的特點,元神之力不但大增,而且殺傷力增強許多,更能萬邪不侵,萬法不破。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項央的元神之道已經走到了一個巔峰,剩下的只是水磨功夫,一點一滴的加深積累罷了。 “站住,若不想得罪蒼云山莊,將背后長刀卸下,由解兵石保管。” 另一個年輕人鋼牙緊咬,硬逼著自己克服面前的恐懼,滄浪一聲拔出手中長劍,背指項央,手臂雖然顫抖不停,但依然鼓起勇氣阻攔。 解兵石實則就是石階左側靠著的巨大山巖,上面有數不清的兵刃痕跡,孔洞密布,都是上山的高手將自身兵器解下插入而成。 這是一種尊敬,也是示意上山沒有惡意。 不過項央卻不管這個規矩。 他這次來,明面目的挑戰沈傲,暗中則是尋間隙擊殺李嘯林,怎么都是與蒼云山莊為敵,哪里會將這個規矩放在眼中?
    隱藏
    万人炸金花万人炸金花平台万人炸金花主页万人炸金花网站万人炸金花官网万人炸金花娱乐万人炸金花开户万人炸金花注册万人炸金花是真的吗万人炸金花登入万人炸金花快三万人炸金花时时彩万人炸金花手机app下载万人炸金花开奖 衡水 | 汝州 | 南安 | 丽水 | 昌吉 | 河池 | 楚雄 | 大庆 | 长治 | 巢湖 | 甘南 | 武威 | 迁安市 | 黔南 | 博尔塔拉 | 常德 | 赵县 | 黄冈 | 茂名 | 博罗 | 那曲 | 江西南昌 | 黔南 | 榆林 | 海南海口 | 衡阳 | 眉山 | 吉林 | 桐乡 | 滨州 | 包头 | 鄂州 | 那曲 | 张北 | 洛阳 | 绥化 | 菏泽 | 锦州 | 黑河 | 杞县 | 晋城 | 攀枝花 | 日喀则 | 泗洪 | 红河 | 醴陵 | 迪庆 | 哈密 | 上饶 | 五家渠 | 海南 | 钦州 | 阿里 | 海西 | 柳州 | 温州 | 陕西西安 | 晋中 | 宁夏银川 | 扬中 | 兴化 | 乐平 | 济宁 | 嘉善 | 台南 | 广安 | 江门 | 三河 | 江苏苏州 | 东台 | 滕州 | 三门峡 | 潜江 | 辽阳 | 遵义 | 台北 | 临沂 | 清徐 | 义乌 | 镇江 | 吉林长春 | 七台河 | 深圳 | 四川成都 | 松原 | 阿坝 | 厦门 | 荆州 | 安康 | 嘉善 | 信阳 | 连云港 | 永康 | 桐乡 | 松原 | 毕节 | 顺德 | 龙口 | 巴彦淖尔市 | 邵阳 | 玉环 | 海北 | 晋中 | 台中 | 乐山 | 天门 | 淄博 | 咸阳 | 牡丹江 | 黄山 | 永州 | 邳州 | 绵阳 | 宣城 | 湖南长沙 | 广西南宁 | 安岳 | 信阳 | 和县 | 喀什 | 醴陵 | 玉林 | 台州 | 新沂 | 潜江 | 汉川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安顺 | 连云港 | 阿里 | 内江 | 眉山 | 安岳 | 绵阳 | 湖北武汉 | 乐山 | 邳州 | 铜陵 | 巴音郭楞 | 湖南长沙 | 朔州 | 抚州 | 黔东南 | 南京 | 三亚 | 漯河 | 定州 | 黄冈 | 沛县 | 信阳 | 扬中 | 黔东南 | 鹰潭 | 溧阳 | 黄冈 | 香港香港 | 双鸭山 | 绥化 | 新乡 | 盐城 | 黔西南 | 阿勒泰 | 本溪 | 乐山 | 江西南昌 | 滨州 | 德宏 | 南充 | 南安 | 来宾 | 定州 | 湖北武汉 | 四平 | 普洱 | 高雄 | 大理 | 洛阳 | 信阳 | 河源 | 瓦房店 | 顺德 | 沭阳 | 邹城 | 淮南 | 涿州 | 盘锦 | 巴中 | 六安 | 盐城 | 张家口 | 揭阳 | 盘锦 | 肇庆 | 单县 | 马鞍山 | 庆阳 | 滕州 | 南安 | 深圳 | 包头 | 潜江 | 澳门澳门 | 邹平 | 防城港 | 宜昌 | 新泰 | 安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