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sg0yy"></dd>
    <menu id="sg0yy"><nav id="sg0yy"></nav></menu>
    <menu id="sg0yy"></menu>
    <nav id="sg0yy"><strong id="sg0yy"></strong></nav> <menu id="sg0yy"><strong id="sg0yy"></strong></menu>
  • 第六十六章、天下之大禮

    作者赤軍 全文字數 3563字

    江南之役,自發兵到攻克建康城,前后還不到三個月時間,其速度更超過了當初晉滅吳,以及原本歷史上后來的隋滅陳——蓋因吳、陳都算是正常意義上的古代國家,而此時的建康政權,都無可再標“東晉”之名。 裴該命陸和暫駐建康,陸衍暫駐江陵,并分兵底定交廣,余部在陶侃、甄隨等將的率領下,陸續北歸。 兵馬未還,而降人先至,裴該早就得著了消息,特命建康諸人于途休歇一兩日,而將裴氏祖孫先送回洛陽來。其日,裴該親排儀仗,出洛陽南門相迎,裴嶷認為此舉不妥,即便作為親眷,或者先前曾有大恩,也沒有天子親迎一婦人的道理吧——且裴氏既已適人,理論上算是別家人了。 裴該固執己見,說:“若無姑母,朕早化為朽骨矣,安得有今日啊?”頓了一頓,又忍不住說道:“即卿亦將長居東北蠻荒之地,與夷狄為伍,做腥臊之臣。”聽得裴嶷多少感覺有點兒莫名其妙。 裴該乘車出了洛陽城門,群臣本欲跟隨——這皇帝都出去接人了,你們還敢不跟著嗎——裴該卻說:“此朕私家事,不可因之延誤國事。”只命裴氏同輩相隨。遠遠的,見裴氏馬車邐迤而來,裴該便即下車,叉著雙手,疾趨而前,嚇得身后的裴軫、裴詵等人,趕緊仿效跟從。 這一手也搞得裴氏很無措。照道理來說,天子親自步行來迎,甚至于在車前長揖,活人誰敢受啊?就應該趕緊特意做慌張之勢,跳下車去跪拜還禮才對吧。然而裴氏終究是婦人,又怎么方便于眾人之前出這個丑呢? 只得指點司馬沖下車跪拜,并致己意:“天子不當為此無禮之事,老身亦不敢受。” 裴該大聲回答道:“愛其親而敬其長,此乃天下之大禮!” 儒家學說講究修齊治平,也就說以個人為中心,家庭為紐帶,其理念逐漸向外輻射,終及整個國家。儒家最講究的,不外乎兩個字:愛和孝。愛其親而及人之親,就是仁;孝其長而及國之長,就是忠。所以裴該才說,天子怎么了?天子也應該保愛其親眷,孝敬其長輩,這才是禮儀的根源嘛,怎能說是無禮? 裴氏聞言,不禁鼻子略略有些發酸。 她對裴該的感情很矛盾,近年間每當思念起來,總覺得似有恚意暗生,渾身上下都不舒服。究其根源,想當日你孤身一人,都敢為了我而重臨虎穴,怎么如今做了天子,身份尊貴了,乃欲見我,就不肯親自渡江到建康來嗎? 當然這種想法是很沒有道理的,而且徹底的不理智,裴氏忍不住慨嘆:吾老矣,老則昏耄……但其實她也就剛四十出頭罷了。 如今見裴該之所為,貌似純出至情,裴氏頓感胸中塊壘為之一消,于是趕緊伸出手來,輕輕一抬窗板,低聲說:“請陛下登車。”原本的意思,這個樣子終究不好看相,你還是趕緊上車來,咱們姑侄避人說話吧。誰想裴該應諾一聲,卻直接就登上馬車,坐在了車夫的位置上,手執鞭轡,揚聲道:“朕當恭奉姑母入宮。” 皇帝親自給人駕車,諸裴當然不好意思再回自家車上去啦,被迫分列拱護在裴氏馬車左右,都腿著護送到宮闕之前。這樣的隊列,古所罕見,自難免在洛陽市上引發軒然大波——裴氏姑侄昔日相互救護,直至逃出羯營之事,就此而傳得沸沸揚揚,并且衍生出越來越多不靠譜的逸話甚至平話出來…… 入宮之后,皇后荀氏亦率子女和宮人、奴婢們相迎,以大禮跪見裴氏。裴氏趕緊伸手攙扶,嘆息道:“與皇后相別,亦匆匆十載矣……” 其實她也就跟荀氏見過一次而已——想當日裴該北伐前,裴氏以送其孫司馬裒渡江為名,跑到徐州來相了相荀灌娘,隨即便安排她跟裴該成親。婚禮過后,裴氏便歸建康,其實跟裴該就此分別,也已經整整十年了。 裴該夫婦設宴款待荀氏,司馬沖亦侍坐——小家伙也已經十五歲啦,即將成年。回想前情,各自唏噓,但說著說著,裴氏還是把話題繞到了司馬氏方面,先懇求說:“晉……景文(司馬睿字)忠厚人,抗拒王師非其本意也,還望陛下寬赦之,毋害其命。” 裴該笑笑說:“我本無殺意,姑母勿憂。” 隨即裴氏又問了:“則于沖兒,陛下可有安排?” 裴該想了一想,反問道:“朕若命司馬景文易嗣,或將沖兒過繼高平公(司馬鄴)為世子,姑母以為如何啊?” 裴氏正色道:“此逆倫廢禮之事,陛下絕不可為!” 其實裴該也就是臨時起意,才這么一說,他瞧裴氏實在保愛這個司馬沖,須臾不肯相離,就琢磨著給司馬沖一個好前程。計劃里,是要封司馬睿一個侯爵,圈養起來的,那么若使司馬沖為司馬睿之嗣,便有侯份;倘若直接把他過繼給司馬鄴做世子,將來還能為公咧。
    只是以皇帝之威、朝廷之命,逼人廢長立幼,或者廢親立繼(司馬鄴已有子嗣),實在很不合禮,也不合理,估計政府部門不會答應。當然啦,終究只是無關國計民生的小事,倘若裴該一意孤行,裴嶷他們肯定也攔不住。 裴氏卻說不成,我也沒這種想法。裴該便又問道:“東海之祀,可須繼否?” 裴氏答道:“吾家祭即可。” 晉朝都亡了,皇帝降為公爵,幾名藩王降為侯爵,那怎么可能還有前東海王、今吳興王的位置啊?裴氏雖然嫁給了司馬越,其實夫婦之間毫無感情可言,加上未生子嗣,實話說她對東海-吳興王家沒什么可留戀的。此前還打著這個旗號,一是為了方便自家在建康安身,二是給司馬裒、司馬沖一條上進之路,如今可全都用不著啦。 她明白裴該的意思,在問是不是要降吳興王為侯爵,然后排除掉那個司馬充,而以司馬沖受封,于是裴氏便說:“晉已亡,是兒與其做勝國之胤,不如為新朝之臣。”真要是去做了司馬鄴或者司馬睿的繼承人,再或重繼東海一脈,那肯定就一輩子混吃等死啦,雖富而不貴,再無榮顯機會——三代之內,司馬家人還想出仕擔任實職?門兒也沒有啊!則司馬沖此前既然已經被司馬睿廢為了庶人,還不如就以平頭百姓的身份,靠自我奮斗往官場里鉆呢。 再者說了,他祖母姓裴,他如今又在皇帝面前亮過相了,則將來若想做官,必能得好風相送。 裴該始終覺得對不起裴氏,乃欲封裴氏為長公主,裴氏婉拒了——我又不是你親姑媽,而且已經嫁過人了,哪里還能受公主號呢?于是翌日,裴該便問胡飛等秘書:“古來可有女子而封侯的?” 胡飛貌雖寢而心實玲瓏,一聽此問,馬上就明白皇帝指的是誰了,趕緊下去翻檢古籍,回來稟報說:“漢代封婦人,多命為‘君’,而呂后封其妹媭為臨光侯,魯侯奚涓死而無嗣,使其母疵襲爵……” 裴該點點頭說:“可矣。”只要有前例在,就方便封堵群臣之口啦。于是下詔,封裴氏為鄢陵侯——為始相遇于鄢陵之洧倉也——并且暗示,將來其孫司馬沖可以襲爵。 司馬沖若是承襲了司馬家侯位,一輩子別想出仕;如今是承襲了我裴氏的封爵,則無論任郎還是通過科舉做官,都不會再存在障礙了。 數日后,建康諸人亦被押解來京,裴該即降封司馬睿為方與縣侯,留洛居住;王導、周顗等人皆罷為庶民,其族不許歸籍,而安置在河東、河內一帶——但并沒有嚴禁子弟不得出仕,只要才德兼備,將來還是有機會的嘛。 唯留紀友、賀隰,使往吏部候選。 于南征功臣,俱有封賞,如加陶侃“開國揚武果毅功臣”號。陶士行挾滅國之功,荷上公之任,不免驕傲自滿起來,乃請萌其諸子,皆當顯要。時溫嶠為度部尚書,規勸他說: “公始從陛下于徐方,馳驅十余載,目為股肱,且今名位,亦高無可封矣。昔王翦、蕭何處此,亦不免求田問舍以自污,何陶公反請蔭子啊?是非寶愛兒孫,實足為兒孫招禍——陶公三思。” 陶侃聞言,恍然大悟,不禁嚇出了一身的冷汗,這才趕緊上表謝罪,只請蔭其一子為郎而已——就連陶瞻,都就此止步,幾年內別謀求再升官了。隨即陶侃以年邁請辭,即家杜陵,歸而養老。 —————————— 建康政權雖然覆滅,江南之地偌大,其南直至交趾,必然會因為政權輪替而引發地方動蕩,不是倉促間便可徹底平定的,如何派遣有能之士加以鎮撫,其事繁劇,裴該乃數日之間,日夕不輟地與宰相們商議,忙得連眼圈兒都黑了。 尤其他原本就規劃著,為了削弱地方勢力,增強中央權柄,而廢除漢末以來州、郡、縣的三級行政機構,恢復西漢州僅為監察區的舊制。如今天下初定,這事兒就可以著手施行了,首先廢掉幾個核心州,再因應形勢,逐漸及于各方偏遠之地——比方說寧州、交州、平州,暫時還廢不得。 大政方針終于敲定之后,裴該這才返回后宮,卻報皇后正在召見某人。裴該并不在意,換穿了常服,不及通稟,便大搖大擺而入。然而定睛一瞧,坐在皇后下首的竟然是名青春少女,且看裝扮并未適人…… 那女子見皇帝進來,趕緊離席而拜。裴該心說也好,方才驚鴻一瞥,這姑娘長得挺水靈啊,我若盯著她瞧,未免失禮,若是扭過頭去,又嫌刻意,她自己個兒把腦袋垂下去,倒省得我為難了。 便問荀后:“此何人啊?” 荀后先不回答,卻笑著低聲問道:“陛下觀其相貌如何?可堪為天家婦否?”
    隱藏
    万人炸金花万人炸金花平台万人炸金花主页万人炸金花网站万人炸金花官网万人炸金花娱乐万人炸金花开户万人炸金花注册万人炸金花是真的吗万人炸金花登入万人炸金花快三万人炸金花时时彩万人炸金花手机app下载万人炸金花开奖 瑞安 | 唐山 | 单县 | 百色 | 五家渠 | 达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衢州 | 安顺 | 乐清 | 临海 | 黔东南 | 抚州 | 仁怀 | 吴忠 | 白银 | 博罗 | 灵宝 | 嘉峪关 | 酒泉 | 明港 | 保亭 | 柳州 | 阿里 | 陕西西安 | 庆阳 | 新泰 | 宝鸡 | 盘锦 | 惠州 | 哈密 | 文山 | 金华 | 宜宾 | 浙江杭州 | 杞县 | 张家口 | 西藏拉萨 | 项城 | 包头 | 东莞 | 玉树 | 丽水 | 永州 | 慈溪 | 铜仁 | 宜都 | 吉安 | 黄石 | 高雄 | 资阳 | 燕郊 | 益阳 | 沧州 | 吐鲁番 | 达州 | 醴陵 | 德宏 | 鄂州 | 阳江 | 淮北 | 定州 | 通辽 | 山南 | 上饶 | 宿州 | 通辽 | 十堰 | 包头 | 云南昆明 | 湘潭 | 白山 | 延安 | 北海 | 无锡 | 兴化 | 莱州 | 保亭 | 唐山 | 武安 | 泸州 | 开封 | 芜湖 | 三河 | 赵县 | 新余 | 绵阳 | 武安 | 吐鲁番 | 伊犁 | 内江 | 阜阳 | 山南 | 绥化 | 那曲 | 三明 | 蚌埠 | 垦利 | 柳州 | 洛阳 | 南京 | 汉川 | 五家渠 | 邯郸 | 马鞍山 | 巴音郭楞 | 承德 | 林芝 | 台南 | 黑龙江哈尔滨 | 随州 | 昌都 | 盘锦 | 德清 | 赣州 | 赤峰 | 海安 | 来宾 | 辽阳 | 海丰 | 河北石家庄 | 十堰 | 伊春 | 任丘 | 昌吉 | 巴音郭楞 | 辽阳 | 赵县 | 三门峡 | 涿州 | 项城 | 偃师 | 邯郸 | 和田 | 鸡西 | 鹤岗 | 长兴 | 五指山 | 仁怀 | 天水 | 桐城 | 安岳 | 东台 | 万宁 | 龙岩 | 海拉尔 | 龙口 | 防城港 | 贺州 | 云南昆明 | 株洲 | 玉环 | 洛阳 | 安顺 | 五指山 | 玉溪 | 海门 | 阳江 | 武安 | 菏泽 | 丹东 | 伊犁 | 防城港 | 灌云 | 江门 | 乐平 | 宁国 | 汝州 | 三门峡 | 双鸭山 | 改则 | 和县 | 黑河 | 瑞安 | 灵宝 | 盘锦 | 泗洪 | 鹤壁 | 上饶 | 台州 | 娄底 | 吉林 | 东海 | 保亭 | 固原 | 大同 | 馆陶 | 仁怀 | 济宁 | 吉林 | 台山 | 北海 | 武威 | 黔南 | 天水 | 蓬莱 | 亳州 | 临汾 | 烟台 | 大兴安岭 | 莱芜 | 张家口 | 广安 | 阿勒泰 | 枣阳 | 克拉玛依 | 伊春 |